国企回应娃娃高管,80后已经不年轻了

时间:2018年12月14日    编辑:辣火老灶官网;  重庆火锅底料 http://www.lahuolaozao.com/m/;

淄博市临淄区公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简称临淄公有资产公司)总资产达121.31亿元,9名董监高人员中最大年龄是34岁,最小的26岁。

国企回应娃娃高管,80后已经不年轻了


12月12日,临淄区国有资产管理局负责人提供了临淄公有资产公司管理团队的人员选拔、薪资报酬和社会关系等原始档案材料。

档案资料显示,临淄公有资产公司委托临淄区人社局组织考试,公开招聘员工。包括1988年出生的董事长张海港在内的高管团队,最低月薪2903.40元,最高月薪5387.16元,他们的父母多为农民、退休教师和医院职工等。

当地一位政府官员说:“其实80后已经不年轻了,他们到了可以承担一定责任的年龄。”

一,高管团队5人出身农村

2018年10月,临淄公有资产公司披露了《2018年度第一期中期票据募集说明书》,这份说明书记录了该公司高管团队的年龄普遍为“85后”。

面对网上有关中权力寻租的质疑,临淄区国有资产管理局提供了临淄公有资产公司高管团队的档案资料。

档案资料显示,董事长、总经理张海港出生于1988年10月,大专学历。其父母均为临淄区敬仲镇农民,其妻为医院护士。

2014年1月,张海港入职临淄公有资产公司,历任财务部项目助理、项目经理,试用期月薪1300元。2018年,作为公司董事长,张海港(实发)月薪3388.44元。

与他一样出身农村的高管包括董事郭宏坤、监事高玉玲和财务负责人龚群。其他几名高管中,其父母职业多为个体户或企事业单位职员。在高管团队中,拥有研究生学历的龚群月薪最高,5387.16元。

临淄区国有资产管理局路淑滨副局长说:“研究生学历作为特殊人才引进,前三年每月享受2000元的政府补贴。”

因为薪资待遇低,近年多名员工辞职,包括董监高团队中的两名高管。2018年9月,财务负责人龚群考上事业单位后离职。10月,董事陈名洋辞职,前往证券公司工作。

作为这次新闻事件当事人,临淄公有资产公司董事长张海港对澎湃新闻记者说:“平常我以为这仅仅是工作,默默做了3年,现在突然在网上就火了,成了被质疑的对象。”

在被问及当下心情时,张海港说,这几天连续接到亲朋好友的电话问候。“压力当然有,但公众的质疑是正常的,对临淄公有资产公司来说,当务之急是澄清事实,我就把这次新闻事件当成一次免费宣传推广。”

他特别对网络标题里的“娃娃高管”表示不满,“我都30岁了,现在是两个孩子的爸爸。”

二,为何出现如此年轻管理层:禁止官员兼职新政,临淄组织3次考试录取49人

此前报道,2015年11月,临淄公有资产公司董监高团队曾有一次“集体换血”。

在这次“大换血”之前,临淄公有资产公司的董事会至少有5名成员,分别是董事长王守国,董事兼总经理路新民,董事王奂甫、彭延水、张益年。多人都在政府任职,其中“60后”王守国历任临淄区财政局副局长,临淄区朱台镇党委书记,临淄区财政局局长等职。

了解到,这起国企高层轮换并非个案,多个地方同时出现类似情况。它源自中央关于国企市场化变革的硬性要求。

2013年10月19日,中组部发文要求进一步规范党政领导干部在企业兼职(任职)问题。(详见中组发[2013]18号文。)

这份文件第一条规定,现职和不担任现职但未办理退(离)休手续的党政领导干部不得在企业兼职(任职)。它于次年传达至各地市政府,并在各省(自治区)得到不同程度的执行。

在任职政府部门和任职企业之间,绝大多数人往往选择政府部门。为此,很多任职国企的官员回到政府部门。

临淄区国有资产管理局副局长路淑滨说,国企管理层年轻化,并不是腐败问题,它更深层次折射的是国企市场化改革难题。作为融资类平台,临淄公有资产公司不是生产单位,不需要大量员工,但需要专门的财务人才,这是张海港他们能进管理层的原因。

路淑滨说:“这些涉及地方基建和民生的国企,我们不能一改了之。有些不是我们这个层级政府能变革的,但我们必须做好自己应该做好的,尽最大努力摸索着往前走,包括用公开招考的形式选拔技术人员。”

档案资料显示,2016年2月,2016年9月和2017年4月,临淄公有资产公司委托临淄区人社局,先后组织了3次公开考试,面向全社会选拔员工。

在这3次考试中,共有162人报名,最终录取了49人,其中本科毕业生41人、研究生8人。


上一篇:开一个串串店的成本竟然有这些!
下一篇:没有了